临沂大学文明网
栏目导航:网站首页>>道德讲堂
【字体:   打印本页
党政军和人民群众关爱一级伤残军人朱彦夫纪事
[日期:2014年5月23日        阅读:11568 次]

2014040215:36   来源:解放军报

 

原标题:“无肢英雄”的幸福人生

 

春天来了,沂河岸边的一座小院花红柳绿,生机勃勃。八旬老人朱彦夫尽情享受着眼前的春色,脸上写满笑意。老人总爱重复一句话:“我很幸福、很满足,我的人生很美好!”

1950年12月,朱彦夫在抗美援朝战场失去四肢和左眼。那一年,他刚满18岁。从18岁到81岁,漫漫63年“无肢岁月”,老人经受的人生磨难说不完、道不尽。那么,他的乐观、他的满足、他的幸福感到底从何而来?

相守55年,妻子甘当丈夫的“拐杖”

2010年2月27日,是朱彦夫一生最寒冷的日子,相守55年的妻子走了,他第二次失去了“手”和“脚”。

下葬那天,77岁高龄的朱彦夫执意要给妻子披麻戴孝,因为在他看来,妻子不光为他生育了6个子女,而且还是他的“四肢”和“拐杖”,母亲般呵护着他的生命。他哽咽道:“她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我的生活。”

那年春天,朱彦夫在康复医院邂逅了一位姑娘。她叫陈希永,刚好20岁,身材高挑,面庞白净漂亮。第一眼看到朱彦夫这个奇怪的“肉轱辘”,她吓坏了,看都不敢多看一眼。

那是一个崇敬英雄的年代。善良的陈希永听人说,朱彦夫是抗美援朝的功臣,便动心了:能为英雄做点什么呢?

陈希永有个姑父叫武宪德,时任沂源县民政局局长,正张罗着给这位战斗英雄找对象。

“既不能嫌弃残疾人,还得善良勤快会持家。”按这个标准,武局长一连说了好几个都没有说成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武宪德想到了他勤劳聪慧的内侄女陈希永。

憋了好几天,武宪德试探着给内侄女做媒,没想到,陈希永竟然爽快地同意了,理由很简单:“朱彦夫是人民功臣,没人照顾不成。”

爱情来得有点突然。1955年9月,陈希永与朱彦夫喜结连理。第二年,她跟着这个“无肢青年”回到了贫瘠的小山村。

陈希永万万没有想到,婚后的生活会如此艰难。

每天天不亮,她就得起床,为丈夫熬药、穿衣、洗脸、装假肢,帮丈夫如厕,伺候完丈夫还得伺候年迈的婆婆。上工号一响,她又要和村民一道下地干活挣工分。

别的媳妇怀孕了有人照顾,陈希永怀孕了还要照顾丈夫和婆婆。她前后生了6个孩子,每次临产前,都要挺着大肚子,把水缸挑满,把衣服洗完,备好猪食鸡料,再摊上几十斤煎饼……

1960年的春天,村里遭遇大饥荒,陈希永把能吃的东西先端给婆婆和丈夫,再端给孩子,自己则背着家人大把大把吃槐花,脸肿了,眼睛只剩下两道缝。朱彦夫心疼她,每次吃半碗留半碗,让陈希永吃,可她说啥都不肯吃。

最苦的还是心里。或许是因为头部留有弹片,朱彦夫性格有时比较暴躁,往往会因为一些小事发脾气。一次写作时,因妻子进门打断了他的思路,他趴在床上大喊大叫。有人私下替陈希永叫屈,她却说:“我再苦,还能有老朱苦?”

“妻子这辈子没享过一天福,她把自己的青春、热血和健康全都献给了这个家,她守护我的生命,为婆婆养老送终,一手带大了6个子女,她是我们朱家的恩人。”这是朱彦夫对妻子的评价。

受母亲言传身教,子女们都很孝顺。只要有时间,他们就会聚到老人身边。

生活在这样的家庭,即便身体残缺也幸福!

 

政府两次建房,让功臣过上舒心日子

1996年,朱彦夫作报告时,突发脑梗塞倒在讲台上,从此半身瘫痪。县委、县政府为便于照料他的生活,特意在县城边上批了一块地,为他建了一个小院。

走进这座温馨的小院,可以感受到建房者的用心:为让朱彦夫充分享受阳光,平房的窗户设计得很大;为了便于就医,小院离医院和部队大院很近;怕老人寂寞,院里种有一排牡丹和5种树木,夏天一方浓荫,秋日果实满树。

其实,这是沂源县给朱彦夫修建的第二座房子。

上世纪70年代,时任沂源县民政局局长窦云圈探望朱彦夫时,看到的是这样一处住房:墙壁用木头撑着,下雨天四处漏雨。

“再苦也不能苦功臣”,窦云圈连夜向县政府写报告,要求给朱彦夫建新房。

很快,建房报告批准了,位置选好了,建筑材料也备好了,可朱彦夫说啥都不同意:“全村人住房条件有限,让我住新房,这不是脱离群众吗?”

这一拖就是4年。老英雄的房子越来越破,这成了窦局长的一块心病。1974年秋,朱彦夫应邀赴外地作报告,出行时间1个月。他前脚离开家,窦局长后脚就带着施工队进村了。

石墙青瓦,宽敞明亮,屋前的那一片竹林格外翠绿。记者采访时看到,这座老房子虽然历经40年风雨剥蚀,却依然十分坚固。村里人回忆说,为确保施工质量,窦局长3天一查5天一验,房子能抗7级地震。

新房子赶在朱彦夫回来前建好,原以为先斩后奏能逼朱彦夫“就范”,可执拗的他却坚决不住。县委领导听说后,几次上门做思想工作,朱彦夫才同意搬进新房。

人民功臣人民爱。这些年来,党和政府对朱彦夫的关心无处不在。老人的儿子朱向峰告诉记者,省市县三级党委、政府,每年都会派人专程看望,帮他们解决了许多困难。

朱彦夫老伴去世后,县民政局全体出动,尽心尽力帮着操办丧事;为方便照顾老人,儿子朱向峰所在单位规定,只要老人需要,他可以随时回家;去年,县里专门给老人请了一位护工,负责照顾朱彦夫生活起居。

朱彦夫说:“党和人民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照顾。”

半身瘫痪18年,战友之情如沂水长流

扛过枪,一辈子都是战士。离朱彦夫家门口不到20米有一座营院,驻守着济南军区某预备役工兵团,朱彦夫把这些战友看作最贴心的人。

每天早上,老人伴着军号醒来。天气暖和时,他会让人推着轮椅到营区门口晒太阳,他戏称自己是团里的“编外哨兵”。

老人跟官兵们亲,工兵团的官兵更加崇敬这位老英雄。朱彦夫家人说,做了20多年邻居,大家都成了一家人。

每逢节假日,工兵团的团长、政委都会带人到老人家慰问,陪老人聊天解闷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济南军区历届领导都很关心朱彦夫,多次安排专人探望慰问。朱彦夫的老部队,有着“沂蒙旅”之称的济南军区某摩步旅,把朱彦夫精神作为宝贵财富,利用冬季野营训练等时机,组织官兵来到朱彦夫家中,听老人讲过去的战斗故事。许多官兵还利用探亲休假的机会,专程到沂源县陪老人聊天。

迟浩田上将连续几十年关心朱彦夫的生活和健康,曾专程到沂源县看望他。1987年,迟浩田听说朱彦夫打算写一本书,热情鼓励他:“有志气,我期待你的成功!”33万字的《极限人生》脱稿后,迟浩田亲笔题写了书名和赞语:“铁骨扬正气,热血书春秋”。

真情守护,18年诊疗不收分文

2013年6月底,朱彦夫家里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交接仪式。

“从今天起,老英雄就交给你了,一定要照顾好。”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原党委书记周日光,把守护朱彦夫老人生命健康的接力棒,传给了医院新任党委书记曹宪忠。

1996年底,朱彦夫作报告时突发脑梗塞,从此半身瘫痪。出院后,时任省委领导非常关心,安排齐鲁医院诊疗。但从那时起,齐鲁医院就主动担起了照顾老英雄的担子。

春去秋来,齐鲁医院的班子换了好几届,照顾老英雄从未间断,医院每年都会派专家上门为老人查体诊疗。2010年,朱彦夫突发心肌梗塞生命垂危,齐鲁医院及时治疗,手术非常成功。

18年前,齐鲁医院就订了一条原则:不让功臣为治病疗伤花一分钱。之前的常规查体治疗,费用相对较低,朱彦夫没说啥。可这一次心脏手术要花10多万元,清廉一辈子的朱彦夫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要么正常收费,要么停止治疗。”朱彦夫要是拗起来,谁也没办法。

实在没辙了,医院当着老人的面收下费用。老人出院那天,医院安排办公室主任陪他回家,之后又用3天时间,陪朱彦夫家人一分不差地报销了所有医疗费,才返回医院。

朱彦夫的家距齐鲁医院140公里。手术后,医院专门给老人提供了一部心脏远程监控仪,以便随时掌握他的身体状况。

社会各界对朱彦夫的关心,同样令人感动。

在朱彦夫家里,记者看到一摞旧信件。老人告诉记者,过去他每年都能收到大量群众来信,1996年,他的《极限人生》刚出版时,他前后收到了近万封读者来信,关心的、慰问的、表达崇敬之情的、讨教人生感悟的,内容非常丰富。

老人说,捧读这些群众来信,可以感受到我们这个民族是多么纯朴善良,我们的群众是多么真诚厚道!60年代,青岛有一位女青年得知他的事迹后,经常写信并附带几元、十几元钱,坚持了10多年。时至今日,他仍然不知道这个好心人的名字。

朱彦夫的乐观、满足和幸福感,源于党、政府和社会对英雄的关爱与崇敬。

人民崇敬英雄,必将催生更多的人民英雄!(魏 国 李东星 李 亮)



相关专题:

相关信息:
 没有相关信息
蒙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